-小绿人

《凌晨一点半,我独披星光》/无眉

从东到西 我走过三千里路 穿越
跋山涉水

自南向北 我放下叠翠群山 辗转
一年又一岁

离别故乡 夜不成眠 可叹息百次
原也不过是沉默里 一声轻巧的再会

一声再会 飘摇风里
飘摇风里 吹过山水

可是山重水复 长路浩浩
可是千里思念 可是万般无奈 都只得借梦
都只得借梦 才能逃回你怀里
才能抚慰我
一丝半点的伤悲

我在西北的深夜里 反侧辗转
床前的明月光 枕边的快哉风
都离别
都过去

只剩这凌晨一点半 黑暗里寂寥的星星
几十颗微弱闪烁的光芒 就像是谁 悄悄碎掉的心

今晚谁心碎
星光下徘徊

我没有心碎
我也未徘徊

是今晚风吹寂寞 忧愁明夜再会

《月季香味的拜伦树》篇首诗/Noah


O learn to read what silent love hath writ.
To hear with eyes belongs to love's fine wit

星辰的模样无法描绘
你此刻的声息不可揣摩
譬如森林水涧一晃而过的鹿影
所有青翠透彻的叶片 层层叠叠的柔和光线

你是镜中的故事
你是我怀中拥抱了无数日夜 百生千劫的利刃

所以也曾有阴翳中千声吟唱
看一百次月亮
听见曾有人问它 为什么不圆

写不完的诗篇燃烧在灰烬里 悄声无语
那些故事没有欢喜的结局 它们和诗说

寂静森林 无声告白
所有光线所能企及的遥远星辰之中

没有你

无法描绘不可揣摩
泼千种颜彩 万种语言
曾有人问 月亮为什么不圆